深潭:从中美上市公司净利润看银行业铸币税/去人民币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前言

“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群郭强、董晓乐、程清寰、云海等在5月10日围绕银行业铸币税、去人民币化的国际货币体系等内容展开讨论。以下为微信群交流文字纪实。

银行业”铸币税“

最近一张中美上市公司净利润PK的图片,刷爆了朋友圈,对此社区的伙伴又有哪些看法呢?

深潭:从中美上市公司净利润看银行业铸币税/去人民币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龙白滔:有一种学术观点:金融业,特别是银行业是不创造实际价值的,它更多是一种金融部门从实体经济吸收和抽取利润的一种制度安排。从这个角度去理解”铸币税“也会更准确。银行业的利润,其实都是实体经济创造价值的一部分(是被转移过去)。很多人,特别是金融从业背景的,总跟我纠结”铸币税“的定义,我这边在强调一下:狭义的“铸币税”来自商品货币,是货币的面值和实际铸造货币成本之间的差;广义的“铸币税”其实就是“经营货币的利润”,大部分时候表现为某种“利差”。例如银行、影子银行体系,都是如此。这个地球上最容易的赚的钱就是“经营货币的利润”,核心资质是牌照。但很多人不愿意认同这个观点:货币,或者货币的经营,就是一种制度安排。既然是制度安排,就一定存在“先天”的倾向性,谁能从这种制度中得到最大的好处?谁在这里天然处于劣势?说实话,我从来没看到过币圈那些“思想家”在这些层面做过思考。

经营货币,是把整个经济体的一个x%直接作为利润的,我做最保守的估计,在美国这个比例是3%,GDP的3%成为整个银行业的利润。这是基于债务的经济不能完蛋的根本原因,我们只讲国外,国内的数字只比这个更高。

同时我认为应该开放银行的许可,特别是“铸币”方面,让尽可能多的私营部门能够参与人民币铸币,降低货币使用成本。这本质上就是分享“铸币权”,这种分享,不仅仅是在国内层面,也是在全球层面。不能只让有门路和关系的权贵方获得银行牌照,要让尽可能多的私营部门参与,但加强监管。国际上也如此,美元能够成为全球主导货币的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与全球私营资本分享了美元铸币权。

其实把货币基本原理想明白,这事没那么复杂。核心就几点:1.私营资本(银行)创造信贷/货币受约束太少,特别是新增货币绝大部分用于投机而非生产性目的;2.缺乏竞争,整个金融行业事实上形成价格垄断,将高昂的资金成本施加给全社会的实体经济。这些问题要解决,从技术层面都不难,难的是动既有利益格局的蛋糕。技术手段都是现成的,特别是有了CBDC这种工具之后,核心在于顶层的眼光和意志。

并且现在一种主要的学术观点是,经济学不是科学,货币金融也不是科学。当然索罗斯的新经济思想学会近几年主要推崇的学术观点就是如此,我确实不理解索罗斯葫芦里面卖什么药?新经济思想学会很多学术宣传,很符合中国政府的政策选择。

郭强:“数字时代下,笔者憧憬的“终极金融普惠”应该是:人人无门槛参与铸币;人人以合理的成本使用资金;公平地量度每个参与者对货币生态的贡献并给予奖励;健康、稳定和可持续发展的货币体系”。

目前区块链世界没有任何人和产品做到,包括比特币,特别是比特币金融化之后带来极为恶劣的空气币收割。

龙白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货币体系,应该从哪里入手?希望在既有的制度下人民币实现国际化目标,可能性不大。当然不是说要在这条路上放弃努力,需要继续努力,但同时也要有新的思路,考虑开辟新的国际空间,构建人民币主导的秩序;有点像华为海思对华为芯片领域的作用一样。

郭强:不能从现在金融的理论的角度去考虑“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货币问题,这个问题也不是中国和米国的问题,是人类的问题;我不觉得RMB或者中国有义务或者才有机会去解决这个问题。

云海:这张图表反映的是正周期下银行的利润,在负周期下又是一番什么情形?负周期下银行倒闭的概率是不是也非常大,不然美国现在利润排名前列的也会是银行,并没有稳赚不赔的行业,银行也不例外。

龙白滔:经济周期只影响经济体的基准利率,但对利差水平,影响并不大。此外,负经济周期阶段,银行是创造货币的,你觉得他们可以干什么?银行倒闭最主要的原因是进行高风险投机,而不是放贷。

程清寰:取乎其上,得乎其中;取乎其中,得乎其下;取乎其下,则无所得矣。

云海:比如现在银行主要业务,房屋抵押贷款,在08年经济危机时,大量房屋资产不抵债务,市面上有大量的房屋被强制拍卖,同时大量房屋都在银行手上,如果不是美国政府救市,很多银行单房贷损失都要倒闭。中国应该说还没经历过这样的危机,但在98年海南局部经历过。

龙白滔:你看的信息不准确。已经有数据表明,08年房地产抵押贷的违约率没有比其他年份更高。2008年金融危机引爆是影子银行体系引爆的,甚至美联储的一家地区联储在2008年10月份匆忙抛出一篇论文,说商业银行放贷没有出问题,就是直接打美联储的脸的,其中原因,可以细细体会。很多事情,通过媒体的宣传,慢慢地就固化了,这确实“塑造共识”,所以我一直强调,独立的研究、分析非常重要。当事人写的回忆录是最不靠谱的,特别是代表了华尔街利益的大银行家,或者中央银行家,不要为因“伟大”蒙蔽了双眼,那都是财经媒体的生意而已。

美联储主席和当时的财政部长在国会作证,main street出了巨大问题,再不救银行,美国经济撑不到下周一。然后拿到了大笔钱,开始救银行,其实main street根本没出大问题,出问题的是wall street。你觉得鲍尔森和伯南克的回忆录会告你这些?然后很多投资银行,或者叫经纪公司,被“改制”为银行,为啥?因为国会批准的预算是救“银行”的。所以我们看高盛变成商业银行,他真的做过商业银行吗?华尔街的经纪公司/投资银行被指定为“银行”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国会批准的救助计划是针对“银行”的,而国会批准救助计划的原因是因为鲍尔森和伯南克告诉他们,main street快完蛋了,撑不到下一周。

郭强:米国人还是知错就改的,2008年商业银行持有了太多的“低风险”衍生品,后来就不准他们这样了,我一直觉得如果CBDC完全按照现有的金融制度设计搞一套,不解决任何问题,比特币已经给大家提前示范过了,哪怕非常小的范围,都是极为负面的,甚至因为数字化的赢家通吃,这种负面会被放大。

董晓乐:当然广义数字货币,应该会在不同层面的金融市场出现,比如证券市场,债券市场以及资本交易市场。央行CBDC推出后,数字证券估计不久就会出台。三国时代:旧酒新瓶,新瓶旧酒,新瓶新酒,如果金融业务是酒,数字货币是瓶。

郭强:新瓶新酒太难了,太理想主义了,但是这个才值得去建构一套框架去做,我觉得DC/EP如果只是学习米国人的老路,不会有所作为,最近越来越觉得这个是不可能的。我一直在想为什么1945年,英国人英镑就缴枪了,而1971年的米国人没有,甚至最终赢得了“历史的终结”的胜利,银行的铸币税是毒品一样的诱惑,次贷危机实际上是1999年克林顿政府放弃了《格拉斯-斯特格尔法案》,让商业银行在很弱的监管的情况下通过杠杆大量的“增发”货币,然后以普惠金融的方式给老百姓也灌了毒品,在发展是硬道理的情况下最终酿成大错。这是伯南克的总结,不知道对不对,但是,我觉得如果中国接下来不能完全靠做工去发展,而是玩起金融,去新瓶装旧酒,是要出大问题的。

龙白滔:伯南克的总结里面漏了一条很重要的,就是大量“增发”的货币,包括QE出来的,绝大部分用于推高资产价格,而不是用于实体经济的生产和消费,以及支持就业。这是现在群体性反对MMT所缺失的角度,只看到政府印刷了大量货币,没看到绝大部分货币其实并不进入实体经济,伯南克的总结不会告诉你这些的。

郭强:太对了,实际上比特币的生态,包括ETH/DeFi,甚至更加无耻,没有任何的实体经济,完全赤裸裸的金融,这是区块链行业这几年的耻辱,甚至不如丝绸之路时代

龙白滔:所以我直接说,现在的DeFi是垃圾,欢迎传播。我这些观点比刚才分享那些币圈大咖的观点,对韭菜们价值要大很多,问题是,这种观点会得到传播么?韭菜喜欢听么?

郭强:所以,我看你的书,得出的结论是批判比特币,批判DeFi,批判通证经济,而不是去追Dcep/Libra的热点,很多人学习讨论Libra也是投机的看Libra的机会,也没错,但是不是庄家早晚被收割?

深潭:从中美上市公司净利润看银行业铸币税/去人民币化的国际货币体系

去人民币化的

国际货币体系

重读龙白滔博士的《DC/EP vs Libra,全球数字货币竞争正式拉开序幕》(点击阅读)

龙白滔:国际货币体系中,已经形成了去人民币化的格局,这不是趋势,这已经是一个结果。今年美联储与9家货币当局的货币互换协议并不是最严重的,C6才是。C6基本代表了发达国家的大部分,C6是常设、无上额限制的货币互换协议,2013年成为常设,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就已经确定不带中国玩了,这次9家里面还包括墨西哥、巴西等新兴市场国家,未来估计印度也会被纳入,中国本来倚重的基本盘——新兴市场——也在丢失。

程清寰:观点来自李扬老师。

有一个佐证,大家知道,数字货币Libra的2.0版出来了,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数字货币是以五、六种货币来定值的,而这个定值的“货币篮子“里也没有人民币。我们有充分的理由说,国际上特别是国际金融领域,一个排斥人民币、排斥中国的同盟正在形成。面对这种状况,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让人民币强起来,让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当然,作为基础,更少不了让中国强起来。

英雄所见略同,同时李扬老师也是龙博新书的读者。李扬老师观点 :

在金融体系中,必须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依托强大的经济实力把货币推出去。货币推出去也不是说推就推,实际上又归结为金融改革的问题。所谓推出去,不是说让外国人持有人民币,而是让他们持有人民币定值的金融资产,比如,人民币定值的股票、债券、住房等等。总之,这就需要我们进一步加大金融对外开放,进一步把国内金融体系市场化,让国际投资者愿意、能够持有人民币定值的资产,这样人民币国际化才能稳步推进。

董晓乐:转为人民币外债,是个机遇?此前市场高度关注美债风险,起因是对方偿债意愿可能恶意反转。而B&R债权风险,则来自偿债意愿弱化和偿债能力下降两方面。两类债务国,很难说哪个风险更大。疫情发展仍存不确定性。

龙白滔:我和李扬老师看人民币国际化的方法、观点和结论基本一致。可以非常确切地说,国际货币体系的“去人民币化”是刻意设计的结果,并且这个事情起始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并且在2013年有力执行,而非现在。也就是说,并非欧美对中国近几年的状态的应对,而是早就精心设计。也就是说,就算近几年中国国内民族主义情绪有点“高涨”,“厉害了我的国”思维有点泛滥,但这些都不是对方“去人民币化”的原因。

在这个大的框架下面,我们很容易得出一些结论:1.Libra的一篮子货币方案其实是美元全球流动性的工具,一定要认识到这一点,否则很容易得出“Libra挑战美元霸权”的错误结论。Libra货币篮子的作用于与IMF/SDR一样;2.人民币绝无可能加入Libra货币篮子,但Libra确实可能发行人民币稳定币,我相信对阵双方都有这个意愿。

我想强调的主要是,看货币问题要方法和现实结合,我们观察到谈论货币问题时的一个普遍现象,就是对现实货币运转机制一无所知,看了一些教科书就来发表观点。例如,不了解货币的本质(债务vs商品?)、货币发行机制(公共部门vs私营部门?)、央行和商业银行的关系、全球货币体系的格局和治理制度(哪些机构、哪些人在影响货币的制度、标准和发行)等等。这些机制和知识,都很少见于普通的教科书,如果不深入研究是没人会主动教授给你的。

我们经常说,评价一个人,是“听其言、观其行”,后者是主要的。说什么其实并不重要。大部分时候,“说什么”都是为宣传和洗脑目的。书,也一样。当然观察和评价一个“集体“也应当如此。所以有独立的学习、思考和分析能力是最重要的。

最后说一点,可以更多关注“非主流”的一些学者,也许你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多一条捷径。

参与人介绍

龙白滔,清华大学计算机博士。在金融科技领域有20年工程、技术、咨询、投资和创业经历。曾在中金甲子投资基金、通联数据、埃森哲、IBM等机构任职,曾代表埃森哲担任上交所交易系统总设计师。中国第一本数字货币理论专著作者。

郭强,关注区块链和技术新赛道的天使投资人和实践者,中关村天使投资联 盟区块链专委会副理事长,普丰创投合伙人,BUMO公链创始人。

程清寰,数字经济学爱好者,国学爱好者,中国安全产业协会安全玻璃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

云海,在美国硅谷生活九年,Distributed Cloud YUNFS 系统创始人兼书作者。

招募志愿者

“数字经济公社”是国内优秀的数字经济为主题的论坛,包含同名微信群和公众号,在朱嘉明老师的指导之下由龙白滔博士主理,目前聚集了约200位国内相关领域的学者、官员、专家和行业领袖。“深潭“为”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群聊纪实,意在学术探讨并激发思想火花。

条件:热爱数字经济,英文水平好,表达能力强,三观正,有社区协作和分享精神,阅读过龙博的著作《数字货币:从石板经济到数字经济的传承与创新》(点击购买)。

工作内容:参与整理“数字经济公社”微信群精华对话内容;参与翻译、整理、研究和编写与数字经济相关的文章;参与公众号运营;参与本论坛活动组织与协调;参与其他本平台获得的公共机会(例如中央部委或各级地方政府委托的研究任务、教育科研机构合作项目以及其它非盈利公众平台合作)。

有兴趣的读者请扫描二维码申请成为志愿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网站区块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s.cn/10477.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