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人民网直播“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5月5日晚,中国银行前行长、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区块链研究组组长李礼辉做客人民网直播,带来了题为“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的分享。他在直播中详细讲解了数字货币的分类、发展历史和现状,并对网友感兴趣的问题进行了解答。

下面我们对直播的内容精华进行整理,与大家分享:

李礼辉认为,采用数字化技术的货币形式可以称为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可以区分为法定数字货币、数字货币、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人民网直播“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一、法定数字货币

具有法定地位、具有国家主权背书、具有发行责任主体的数字货币构成法定数字货币,或称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很多国家的中央银行早在 2015 年、2016 年就宣布启动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 

法定数字货币的优点:

1. 可以节省现金流通的成本。

2. 可以强化支付系统的公共属性,推进普惠金融、法定数字货币,能够为公众提供安全性高、流动性好的支付工具。

3. 可以为数字资产交易提供端对端的可靠的支付工具。

4. 可以加强货币政策的传导机制。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人民网直播“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法定数字货币的风险和问题:

1.可能削弱商业银行初始的信贷能力和盈利能力,提高商业银行的成本。

2.可能更加容易促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3.在法定数字货币这种架构下,中央银行对货币市场的调控有更加直接的权力。

二、数字货币

公有区块链社区的 coin 或 token不仅在虚拟社区内成为价值标记和支付工具,而且可以与法定货币交易,形成交易价格,也就具备了金融工具属性。因此,将 coin 或 token 定义为“数字货币可能更为贴切。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人民网直播“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以比特币为代表数字货币迅猛发展,具有深层的经济原因

一是数字货币的生存土壤。去中心化架构的公有链本质上属于实行自规则的自组织,通行网络共识的治理机制和发行数字货币的激励机制,数字货币是参与者认可的等价物和支付工具。 

二是数字货币的市场需求。数字货币交易可匿名、可跨境、难管制,既可用于公有链社区,也可用于灰黑色交易,可能成为资金非法流动的工具和投机交易的工具。

三是数字货币的投机市场。例如,比特币巨鲸掌握着数量众多的比特币,位于食物链顶端,有可能操纵市场,掌控价格,使得市场上的散户被割韭菜,损失巨大。 

四是数字货币有造币成本,比如,目前一枚比特币的成本大概是 3000-4000美元。

数字货币的经济性缺陷在于,缺乏足够的实体资产支撑和信用背书,价值不稳定,投机性太重。未来,数字货币依赖的区块链底层技术创新,如果能够突破规模化应用的瓶颈,数字货币的运行机制更新如果能够解决价值稳定问题,才有可能进入大众化的交易和支付场景。

三、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

李礼辉把具有公信力的机构包括金融机构发行的数字货币,称为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任何机构的数字货币要做到可信任,必须具备如下特征

· 具有公众信任机构的信用背书;

· 具有商业价值的客户规模;

· 具有高效可靠的金融交易和支付平

· 具有可审计的金融资产支撑;

· 具有行政许可的市场准入。

目前,已经获得行政许可发行数字货币的金融机构包括高盛、摩根大通、瑞士联合银行等跨国银行。

关于备受瞩目的Libra,李礼辉认为: 2.0版白皮书的发布标志着Libra在满足政界要求,适应金融监管规则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由此可能造成的影响主要有两点:

中国银行前行长李礼辉人民网直播“数字货币:可能重构全球货币体系”

第一,强化美元的货币霸权地位。Libra 将新增一类数字货币,也就是锚定单一法定数字货币,比如美元、欧元、英镑等,与此同时还是要发行全球性数字货币 Libra。Libra 事实上将会成为美国在数字经济时代继续推进美元货币霸权的工具。

第二,强化金融合规的标准。Libra 宣称未来将不再采用去中心化的技术架构。Libra 承诺将会制定金融合规和全网风险管理的综合框架,建立反洗钱反恐,遵守制裁和防范非法活动的严格标准,打击各类金融犯罪。 

Libra 对现有货币体系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超越国家主权、僭越中央银行、跨越商业银行。超主权数字货币有可能从根本上重构全球的货币体系。主要包括:一是可能冲击主权货币地位二是可能重塑货币霸权地位三是可能形成跨越商业银行的金融体系四是可能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李礼辉判断,数字货币很有可能重构金融模式和货币体系。为此,他提出了三点建议 

第一,数字货币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金融业的数字化的变革。所以我们国家应该立足于数字金融的可持续发展,加快数字金融制度的建设,抓紧建立数字信任机制,制定发行数字货币发行、数字金融市场监管、可信任机构数字货币监管、数字货币监管等数字金融制度。 

第二,数字货币在未来的全球数字经济竞争中居于核心地位,当前很有必要抓紧研究发行中国主导的全球性数字货币的可行路径和实施方案。

第三,应该抓紧研发数字金融技术国家标准,加强国际监管的协调,促进达成数字金融的监管共识,建立数字金融国际监管的统一标准。我们应该积极参与,并努力争取我们国家的话语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网站区块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s.cn/10601.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