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腰斩对手增加“造车三宝”的忧与患


市值腰斩对手增加“造车三宝”的忧与患

近期国内造车新势力企业在美股市场的股价动荡剧烈,蔚来、现实、小鹏市值均大幅缩水。

截止3月8号,蔚来股价较62.84美元高点已跌至35.21美元,理想股价较43.96美元高点已跌至21.33美元,小鹏股价较72.71美元已跌至26.92美元,造车三宝市值已接近腰斩。

baidu、苹果决定入局整车制造,阿里联手上汽创立智己汽车,声称不造车的华为也传来消息与广汽旗下公司埃安联合开发下一代智能电动汽车。

新能源造车行业一边泡沫消减一边热情不减,虽已经有人市值接近腰斩,但新玩家依旧前仆后继扎堆进入。蔚来、现实、小鹏刚形成国内新势力三驾马车地位,就面临资本市场的质疑和新入玩家的挑战。

回望2020年6月小鹏CEO的微博所说:“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

已经稳定量产的造车三宝也许没那么苦了,但“变”数已经到来,面对资本和竞争者带来的忧患压力,新能源造车市场的蓝海战局已经接近尾声,竞争将会愈加激烈,昔日战友终将成为今日对手,成功美股上市的造车三宝该如何寻求各自的破局之路?

泡沫消减,起跑线位置迎来变数

股价下跌期间造车三宝相继发布2020年公司财报数据,整体呈现出全年营收增加,毛利率转负为正和亏损收窄的良好成绩,但亮眼的财报数据似乎没能挽回股价的不断下探,股价走势与财报数据继续背道而驰。

反观蔚来濒临破产时1.19美元的股价,2020年蔚来的涨势可以说是一飞冲天,很难否认其中没有造车光环加持下的增长泡沫,资本市场似乎也终于从这场盛大的造车泡沫中清醒了过来,铁了心要戳破这场梦幻之旅。

一级资本市场反应方面,高瓴资本继去年第三季度清仓特斯拉之后,四季度继续清仓蔚来、现实、小鹏三家新能源造车企业;二级资本市场反应或因中概股在美股市场整体环境影响,造车三宝股价持续下跌,几近腰斩的市值似乎也昭示着新能源造车行业的泡沫已经开始破裂。

逐渐缩水的市值也许预示了行业即将进入平稳期开始冷静,恰逢互联网大厂入局新能源造车的时间点,新能源造车行业已经再次吹响战争号角,泡沫破裂后留下的市值或将成为下次战役到来时的筹码。

当行业内战局再开,造车三宝谁站在起跑线前列?

蔚来的优与劣纠葛不清,作为最会烧钱又烧钱最猛的一家企业,除太过于烧钱之外基本没有明显短板,蔚来产品车型丰富,目前已经有es8、es6、ec6三款车型可以实现量产交付,2020年全年交付量达到43728台。综合2020年Q4汽车销售和总体毛利率以达到17.2%的数据来看,蔚来全年营收同比增长107.8%达到162.579亿元实现翻倍并不难理解。

但公司运营成本控制上,经营亏损较上年有所收窄达到46亿元,运营陈本较上年减少至64.8亿元,整体来看蔚来已经意识到因过于重视用户端体验,导致的运营成本和经营成本的高额支出问题,但或许由于企业管理惯性问题无法短时间内有效解决。

提到成本控制就不得不说理想,作为一个被网友调侃赚钱基本靠“省”的新能源造车企业,不止网友,会省钱的理想也引来了其投资人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的“官方吐槽”:“这样不行啊,得加大投入啊,这么伟大的市场里,赚钱是可耻的。”

调侃不是空穴来风,在销量上理想虽然只有“现实 one”一款车型但依旧领先小鹏汽车,但在研发投入上理想不及小鹏,相比蔚来的研发投入更是捉襟见肘。

结合理想内部消息来看,理想汽车的战略目标要回归纯电,也就是未来将会在研发纯电车型上投入巨额资金,届时开始花钱的理想还能通过自我造血实现盈利吗?

舍得研发投入的小鹏3月8号公布了2020年财报数据,显示小鹏在去年毛利率扭负为正,和蔚来以及理想一样有了自我造血的能力,从2020财年总交付量27041台车中P7交付量占比过半达15062台这一数据中,可以看出这份不错的成绩单得益于P7车型的量产交付。

市值腰斩对手增加“造车三宝”的忧与患

但是小鹏的产品路线显得有些跟随特斯拉,无论是P7对标Model 3,还是从G3造型上可以看出的特斯拉model X和model Y的影子都令人觉得有些尴尬,市场想看到的也许不是第二个特斯拉,对拥有技术实力的小鹏而言,做山寨特斯拉不如成为第一个小鹏,应该放大自己智能化的优势。

由此综合来看,由于蔚来目前没有硬伤,交付辆有所领先所以是看起来最有未来的那个;理想坚持增程技术路线,用“理想one”一个产品完成了销量上反超小鹏,得到了市场对增程技术的认可,也算是坚持并实现了理想;小鹏的智能化在完全自动驾驶到来之前,仍处于尴尬境地,但潜力还在。

被市场检验的优劣将会影响泡沫消减后的市值,蔚来或将会在造车三宝中继续处于领跑地位,但“变”数不仅在于三兄弟之间。

当下的市场挤压与未来的“已知威胁”

与造车三宝股价一同在跌的是新能源造车“年老”特斯拉,也许在技术上很难评判特斯拉是否领先造车三宝,但2020年特斯拉年交付辆大于造车三宝的年交付辆总和,尤其是特斯拉国产之后通过不断降价刺激销量提升,造车三宝的市场份额毋庸置疑是受到挤压的。

特斯拉作为新能源造车的领军人物,已经是一家在行业内的成熟公司,与其公司CEO马斯克一贯跳脱高的调行事风格不同,这家公司的经营策略已经在成长的过程中学会了“舍得”,特斯拉的“舍得”一是体现在降价,通过降低售价让利于消费者,刺激销量提升放大规模效应,从而得到整体营收增加;二是扩招公关团队,这里的“舍”体现在特斯拉在分明产能爬坡过程中品控问题难以保证的情况下,果断取舍扩招公关团队解决舆论问题而不是放缓产能提升步伐。

正如马斯克在采访中说:“我们花了一些时间真正解决生产问题。有朋友问我:‘我应该什么时候买特斯拉?’我的回答是:‘好吧,要么一开始就买,要么等生产稳定下来再买。但在生产加速过程中,要让产量直线上升并在所有小细节上做到完美的确非常困难。”

学会“舍得”的特斯拉将会在销量和公司运营上继续提升实力,造车三宝的市场份额将会进一步受到挤压,如何突破自己弯道超车“年老”特斯拉成了造车三宝亟待解决的问题之一。

另一边百度3月2日传来消息,百度造车公司已完成注册,名称为“集度汽车有限公司”,百度持股55%、吉利持股45%。

百度近年来一直在寻找突破口实现自救,AI技术作为百度下注寄予厚望的技术,其中延伸出的自动驾驶技术和可用于加强汽车智能属性的特性,促使百度决定入局下场造车;而吉利作为传统车企为百度提供造车供应链,助力硬件完整性。

百度造车在软件技术有布局多年的AI,硬件生产有精通成本控制和品控的强者吉利,百度的造车计划绝不是心血来潮,而是蓄谋已久,但造车三宝面对的不止是这些“已知威胁”。

小米在传出将要造车的消息后股价迎来了一次上涨,在官方发布消息目前没有造车消息之后股价再次回落,尝到甜头的小米近期不断传出造车专利的申请消息,加上其CEO雷军早先参观特斯拉对话马斯克和初期投资过蔚来和小鹏来看,小米入局造车行业的“靴子”并非没有落地的可能。

内修产能外炼服务,造车三宝的破局之路

产能:

购车交付时间一直是困扰新能源造车企业的核心问题之一,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就是产能的乏力,产能乏力导致交付时间增加打击消费者购买欲望,也造成企业自身无法实现销量突破,进而营收下降。

意识到这一问题的造车三宝对产能问题的处理方式大致相同,蔚来已经与江淮合作启动了工厂的扩建工作,计划到2021年底实现单班15万,双班30万产能;

理想在江苏常州的工厂一期设计产能为十万辆,二期设计产能为二十万辆,已经为再次提升产能时需要安装的冲压机,挖好了基坑预留位置,在新增冲压机时不需要停产就可以进行安装;

小鹏目前已有肇庆工厂总产能10万辆,在广州的生产工厂项目已经在建预计2022年底建成投产。

产能拉动销量提升促使营收增加,企业解决自身生产问题之外也需要重视用户端的服务问题。

效劳:

一是汽车使用服务,也就是软件智能服务,这是新能源汽车与传统燃油车的差异化优势,电动车电气化程度高,可智能空间大。已经有了用户反馈的造车企业,可以针对性开发软件功能解决用户需求提升使用体验。

在硬件服务上,蔚来解决续航问题建设的换电站服务,以及特斯拉的超充站建设都是可以被放大的优势。

二是汽车售前服务,蔚来目前有23个蔚来中心和203个蔚来空间,覆盖中国121个城市,2021年计划继续增设蔚来中心和蔚来空间到43个和323个;

理想2020年将原本新开20家门店的计划扩大到新开60家,其CEO李想表示将会在从1到10快速增长阶段内继续扩张渠道;

小鹏汽车截止2020年12月31日在全国销售网点达160家,服务网点达54家,覆盖69个城市,并计划在2021年将销售网点数量提升到300家,覆盖超过110个城市。

蔚来、现实、小鹏的竞争似乎简单粗暴,就是扩大产能提升销量,从30多个造车品牌中杀出重围的造车三宝,似乎已经摸索出了正确打法。

综合新入局企业,市场会衡量造车三宝的市值有多少泡沫,但考虑到2020年10月15日三宝的股价来看,此时特斯拉在10月1日刚刚公布model 3售价降至25万以内,市场声音一致倒向特斯拉,认为特斯拉降价会对造车三宝的股价造成冲击,但实际反映与之相反,经过短暂震荡调整后三家企业的股价开始了为期一月左右的上涨,纷纷于2020年11月24日创下新高。

结合近期重新回到2020年10月15日的股价在25美元上下波动来看,造车三宝的泡沫消减或许将会止步于此。

财经自媒体“蓝莓财经”,订阅号:蓝莓财经,个人微信号:61587297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网站区块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s.cn/33809.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