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尽管关于市场走熊的声音很大,但比特币仍守住了自5月中旬抛售以来的震荡箱体下轨(29000美元附近),这也是多头最后的防线,只有突破箱体上轨42000美元才能够再次打开上涨空间。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已实现净盈亏指标的二次投降

在史上最大规模的矿机迁移期间,随着挖矿算力继续下降,比特币持有者再次在低点投降——已实现市场净亏损创下了历史最高值。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图)比特币已实现净盈亏

“已实现净盈亏”指的是最后一次以较高价格移动的代币以较低价格再次被花费时,在链上实现的盈亏数值。在5月份第一次打破净亏损的新记录(26.5亿美元)以后,上周市场再次投降,实现了单日净亏损的新高(34.5亿美元)。

这意味着上周大量持有者以亏损价格卖出了比特币。值得注意的是,长期持有者的获利盘止盈实际上还抵消了约3.83亿美元的净亏损,因而,上周已实现总亏损高达38.33亿美元。截止目前,仍有2.44%的流通供应在长期持有者手中。

|短期和长期持有者的SOPR指标

长期持有者和短期持有者SOPR指标(被花费的产出利润率)可以用于观察持有者最近两次投降交出筹码的对比情况。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长期持有者SOPR(上图橙色线)可以视为已实现的利润倍数(长期持有者通常处于盈利状态)。目前长期持有者SOPR数值为1.95,这意味着长期持有者的平均利润为195%(以当前价格计算,平均成本约为1.63万美元)。

短期持有者SOPR(上图蓝色线)通常在1.0附近波动,因为短期持有者通常会在市场波动期间卖出代币。该数据已经跌至远低于1.0的值,这表明短期持有者正在经历严重亏损。

数据表明,上周的暴跌给这两个群体均造成了恐慌。短期持有者实现的亏损仅略低于2020年3.12的水平。而部分长期持有者开始套现平均成本在9200-16300 美元之间的代币,这表明该群体也对市场的高度不确定性做出了本能反应。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图)比特币的平均花费时长、平均休眠时长和被消费的比特币天数

具体表现为以下几种情况:

(1)部分长期持有者出现恐慌,在市场巨震中止盈套现。

(2)尽管市场实现了34.5亿美元的净亏损,但被花费的代币的“平均年龄”仍然很年轻,大多数长期持有者没有选择卖出。

(3)抛售压力主要来自短期持有者,该群体以亏损的价格卖出了其持有的代币。短期持有者占据了比特币23.5%的流通供应,而其中处于盈利状态的仅为3.4%。

|矿工抛售压力

随着比特币算力发生大迁移,市场一直在猜测矿工抛售压力可能会给价格带来阻力。有两个主要因素可能会导致矿工抛售压力增加:

1.币价接近腰斩,全球范围内的矿工收入大幅下降,矿场所需的维护成本需要出售更多数量的比特币。

2.矿机搬迁或清算挖矿设备而导致需要卖出持有比特币,这种类型的抛售可能会持续数月。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图)比特币日均挖矿收入

从矿工总收入(7日均值)的变化可以看出,对比3月和4月的高位,挖矿收入下降了约65.5%。目前挖矿收入约为2073万美元/天,但仍比2020年挖矿奖励减半时高154%。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图)比特币挖矿难度

同期,挖矿难度仅增加了23.6%。矿工收入和挖矿难度之间不匹配主要是由于全球半导体短缺限制了矿工扩大业务的能力,也意味着整个2021年的挖矿利润非常可观,而一些本已过时的矿机仍然可以盈利。矿工并不需要出售大量的比特币来支付成本,甚至仍可以继续囤币。

由于目前很大比例的算力处于离线和运输途中,下一次难度调整预计会下调25%。因而,除非币价进一步下跌或被迫迁移的算力重新上线,否则继续运营的矿工可能会在未来几周内获得更高的利润。

因而,目前仍在运营中的矿工不太可能过度抛售,因此中国矿工清算有可能是主要的抛售来源。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图)矿工钱包的比特币数量变化

那末,矿工是否正在清算其比特币库存以支付重新安置矿机所产生的风险和成本?从矿工钱包中持有的总余额可以看出,自1月27日的低点以来,矿工总共囤积了超过1万枚比特币,占到这段时间内挖出的比特币数量的7.6%,同时也表明矿工在此期间出售了其92.4%的比特币。

今年6月初,矿工减持了7000枚比特币,这很可能是矿工清算库存以准备迁移矿机造成的。

我们还可以跟踪矿工向交易所发送比特币的情况,用14天移动平均线来平滑与难度调整同时期的数据,以评估矿工的相对抛售压力。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图)矿工每日存入交易平台的比特币数量

相对于2020年和2021年Q1矿工存入交易平台的比特币数量(300-500枚比特币/天),近期矿工存入平台的币数下降到为100-200枚比特币/天。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图)场外交易平台的比特币余额

还有就是,场外交易平台也是矿工与大买家达成交易的另一个主要场所。整个2021年,场外交易平台的比特币余额逐渐下降。从4月到6月,余额一直保持在6000-8000枚比特币之间,过去两周净流出约1134枚比特币。综上,矿工抛压并不算大。

|灰度GBTC溢价情况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图)灰度GBTC溢价情况

家喻户晓,2020年和2021年比特币价格上涨的主要驱动因素是机构需求的推动。此中,最大的动力是比特币单向流入灰度的GBTC信托基金,并且,2020年和2021年初GBTC存在着高溢价的套利空间。

但是,自2021年2月以来,GBTC已经逆转为负溢价,在5月中旬达到-21.23%最高负溢价。在近期出现抛售之后,GBTC负溢价开始减小,上周负溢价最高-14.44%,最低为-4.83%。

灰度GBTC信托目前持有超过65.15万枚比特币,占流通比特币供应量的3.475%。

|加拿大比特币ETF需求情况

加拿大的两种比特币ETF产品(Purpose和3iQ)也可以反应机构需求情况。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PurposeETF管理的BTC总数继续增长,自5月15日以来净流入3929枚比特币。每天平均流入95.83枚比特币,总持有量达21597枚。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与此同时,3iQ管理的QBTCETF 在过去两个月出现了大量净流出,总持有量在两拨明显的减持之后下降了10483枚比特币,当前比特币持有量降至12975枚。

因而,PurposeETF管理的比特币总数已经超过了3iQ。将这两只ETF的净流量相加,一个月来总共净流出8037枚比特币。

|Coinbase的比特币余额

是谁在抛售比特币?

最初,在美国机构的首选平台Coinbase上持有的比特币余额的净变化——自2020年12月以来持续一段时间的快速净流出之后,Coinbase的比特币余额的变化已明显趋于平缓。

综上,机构的比特币需求仍然处于相对低迷的状态,行情在短时间内反转的难度较大,同时,市场超卖之后下跌动力也在减弱,未来一段时间内预计仍以震荡走势为主,上破42000美元或者下坡29000美元之后才会出现单边行情。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网站区块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s.cn/36338.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