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SO——新集市时代的开始


本次标题提到的“集市”是美国人Eric S. Raymond在《大教堂与集市》中提到的“集市”,Linux作为上个世纪90年代到目前最伟大的开源项目已经为“集市”做出了典范。技术架构在日新月异的发展,但是我们离自由的软件世界还差很远,起码SaaS的方式并不能解决当前的矛盾和需求。区块链已经并不是一种技术,而是需要匹配相应的文化,我们明显可以识别出区块链更加符合“集市”文明。这种平行、平等、扁平化的开发方式,结构松散、来去自由,就像是一个乱糟糟的集市。我们当前用到的手机里面的Android系统,包括iOS最先也是来自于开源的架构。“黑客文化及其所取得的成功,对于研究人类动机、工作组织方式、专业主义的未来、公司形态等一些基础性问题,以及这些内容在21世纪信息充裕 的后稀缺经济时代中如何变化和演进,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研究范例。“hacker”,则当仁不让地要翻译为“黑 客”,这里的“黑客”指的是其本意,即那些着迷于技术并充满 才华和理想的人(涉嫌计算机犯罪的c r a c k e r则译为“骇客”)”。

我们看到世界上最有才华的程序员是黑客文化的代表,并且用最小的团队构建了软件工业史的奇迹,Linus Torvalds就是杰出的代表。还有包括John D. Carmack?(《Doom》以及《Quake》游戏引擎的开发者),他们都推崇“集市”文明。作为开源软件最早的倡导者,他们获得了财富还有尊敬,他们的示范影响了一代代程序员。但是需要警惕的是,并不意味着这是主流的形态。我们的软件工业还在内卷,我们在需要最好的软件的时候,不得不购买所谓的商品软件或者服务。Oracle就是反开源软件的杰出代表,他们认为开源会导致更高的成本,带来安全差强人意、功能残缺不全的软件。尽快Oracle不遗余力的反对开源,但是我们这一代人确实用到了高质量代码的各种开源软件。开源的高质量本质上来自于程序员对于代码有原始高标准追求,我们也可以看到往往产出效益最高的软件公司都是尽量采用的是“集市”文明。我们除了提供个人在团队中声望的提升,还需要考虑经济的努力,一直以来被抨击和诟病开源系统残缺不全,这也是本次新集市时代要解决的问题。

SINSO——新集市时代的开始

我们努力到现在,?仍然没有改变软件工业的内卷化,特别我比较熟悉的医疗行业软件,因为涉及到接下来重点关注的用户隐私安全,商品化软件可能更加容易藏污纳垢。通过我们的长期观察,商品化软件其实是非常脆弱的,因为根本上没有一个很好的“反脆弱模型”,内卷化的开发并不在乎安全,可能优先的是基本功能实现。为了破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在医疗行业建立一个集市文化的典范,但是这个集市文化并不像是上一代人的“集市”,我们称之为“新集市时代”。新的集市时代我们有一个全新的激励架构,这个是区块链驱动的,包括我们的激励模型,donors network。“共识原则”高于“命令和纪律”,这就是donors network要做的事情。系统中每个个体建立起一种具备自我纠错能力的秩序,这种秩序比任何集中式规划都要精妙和高效。新集市时代饱含了我们新一代程序员的热血梦想,也有比较务实的激励策略。无论如何我们相信这一代程序员会超越前几代程序员,他们会对世界改变更多。

我们需要一些“好玩”的东西,这是我的生活,并且它会让我们的生活方式得以改变,我们愿意分享这些“好玩”的东西,让更多的优秀能人去参与,彼此鼓励和激励。声誉资源的NFT化,将会在新集市文化中带来推波助澜的效果,这也是我们会考虑搭建的场景。新集市时代里面的礼物文化是软件进化的一个阶段性体现,我们在物资匮乏时代,我们需要更多的阶级和命令,但是现在是物质充盈的时代,我们向物质领域去挖掘已经难以让我们持续的快乐。人往往会让自己不快乐,精神领域的建设一直没有被系统的提及,我们整天可能考虑的都是竞争、报价、计划、还有客户体验,当这些东西按照所谓“狼性”文化布道并且铺垫盖地的时候,我们时常会因为压力过大而反胃。我们亟待需要换个心态,以一种轻松的方式去面对生活和工作。在donors network声誉系统里面的软件著作权和NFT也可以紧密相关,用自己的名誉去下赌注,并且不担心我们的名誉会被侵犯。我们在分布式商业架构中,我们知道哪些是我们应该争取的收益,这些收益该如何增值,那么接下来,是需要用正确态度做事的时机到了。

“如果你有正确的态度,有趣的事情自然会找到你”。

风险警示:七点钟所有文章都不能作为投资建议或推荐,投资有风险,投资应该考虑个人风险承受能力,建议对项目进行深入审查,慎重做好自己的投资决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大网站区块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bbnews.cn/36777.html
分享到